過年

2024-02-07 09:46 瀚林智庫 成學
二維碼

李成學20240207-01.jpg


再過兩天就是2024中國龍年的大年三十了,今年的春節和往年不同,在離開國內旅居海外8個年頭之后,我和夫人回到泉城濟南,和我的岳父岳母,還有內弟一家一起過團圓大年。

此刻,我坐在書桌前,翻看著兒時的照片,把我的思緒又帶回到了那難以忘懷的童年時代......今天我想把童年時候的過年的點點滴滴講出來,獻給離開我多年的爸爸媽媽,獻給一直給予我關愛的摯愛親朋.........

我記憶中的小時候過年,回想起來總是甜甜的、美美的。那種美好的回憶伴隨我度過整個八十年代。我家在東北邊陲的一個煤城鶴崗,離前蘇聯只隔一道江。記憶中的八十年代,那的冬天特別的冷,西北風吹到臉上如刀割一般。雪也特別大,經常大雪封門。

童年時我家特別特別的窮,我家有四個孩子,我有一個哥哥,兩個姐姐,爸爸和媽媽都是煤礦的工人,媽媽很年輕的時候就受了工傷,失去了勞動能力,全家6口人的生活主要是靠爸爸每月幾十塊錢的工資,最要命的是我的大姐患有先天性心臟病,爸爸收入的一大部分要給姐姐買藥看病。記憶中媽媽好像總去親戚、鄰居那借錢來貼補家里。為什么童年過年的記憶在我心中那么美好,就是因為我們平常的日子過的實在是苦。在記憶中,平常我很少能吃到細糧,每天基本是玉米面,或者在玉米面中加一點白面蒸的發糕或饅頭;菜基本是白菜,土豆,蘿卜,冬天會多一點酸菜,平時是很少吃肉的,媽媽會買來豬大油(葷油)放在壇子里,做菜的時候放一勺。我穿的衣服也是帶很多的補丁,或者是哥哥穿過淘汰的衣服給我穿。

那時特別盼著過年,因為過年就意味著我可以吃到肉,還可以有新衣服穿,還可以有壓歲錢、放鞭炮?,F在看著兒子壯壯這一代人對年的概念越來越淡,有時我會很傷感。因為他沒有過苦日子的經歷,沒有體會到盼過年的那種滋味........


李成學20240207-02.jpg


我印象中最深的小時候過年經歷是1984年。那年是鼠年,我11歲,我上小學四年級。一進入臘月,我就開始急切的盼著過年的到來,那時的很多東西還是要憑票供應的,周六人們還上學,上班,只有周日休息。

進入臘月,遇到周日我很早我就會起來,陪爸爸或媽媽去家附近的一個國營的副食品商店買瓜子、花生,好像是每人限購2兩,我家六口人能買一斤多吧,還能買六斤豬肉,六斤帶魚。媽媽會平時養幾只雞,過年時候會殺一只。我印象中好像大人每周都會去采購點東西。臘月里特別冷,我穿著東北話叫綿蕪錄(媽媽做的厚棉鞋)的鞋,戴著一把擼的棉氈帽子,只露著兩只眼睛,跟著爸爸后面去選爆竹和煙花,每次買些回來就擺在我家火炕上面的柜子上,每天拿下來數數,愛不釋手......媽媽那時會給我買塊新藍布,讓大姐給我做條棉布的藍褲子,留著過年穿。記得那年年前我和爸爸去我們市里的老街基大百貨采購年貨,爸爸給我買了一件人造革的皮夾克,是西裝式的,兩個扣子的,花了10元人民幣,我能感覺出他很心疼,我也是特別的高興,我舍不得穿,買回去就放起來,在大年三十的時候才舍得拿出穿上它。


李成學20240207-03.jpg


一進入臘月25,我家開始掃塵土,打掃衛生,媽媽燒水打漿糊,買些白紙糊棚(屋頂),我打下手。臘月26或27就開始蒸豆包,饅頭,還要油炸很多好吃的面食,然后放到屋外面的天然的冷凍儲藏室里。那時,我已經開始練習書法了,爸爸讓我幫他寫春聯,東北話叫對子,我記得爸爸念,我寫:“宜入新春樂,金子堆成山,銀子垛城垛,今年更好,來年更不錯......”媽媽聽著就在那嘿嘿的樂.......記憶中,過年時候爸爸最忙碌,我家每年都要樹一個大燈籠桿,然后糊一個粉粉的或紅紅的大燈籠,一直掛到正月十五。一般年三十的早上很早爸爸就出去了,會砍一個松樹頭綁到燈籠桿上,然后樹起來。我為了多掙一些壓歲錢,就寫了一些春聯給我老姨家送去,一般會有2塊錢的壓歲錢。


李成學20240207-04.jpg


在濃濃的期盼中,大年三十來了。記得那天一早我就換上了媽媽給我新做的衣服,感覺很美。小時候的大年三十,媽媽一般不用我干活,說怕我打破東西,不吉利。另外,那天是不能說破話的,也就是不吉利的話都不能講。我們東北人一般那天吃兩頓飯,同時晚上12點要吃年夜守歲的餃子。一早起來,媽媽就開始忙活了,剁小雞,剁排骨,一般我們要做六個菜或八個菜,寓意六六大順和四喜發財。這些菜一般都是我平常吃不到的,如小雞燉蘑菇和粉條、紅燒排骨,紅燒魚等。下午三點準時開飯,我先去放爆竹,然后回來會大大的吃一頓,可以想象會吃的有多么飽。飯后我和我舅舅家里的孩子,也就是我的表弟,表姐等一起去玩,然后會去我舅舅家看春節聯歡晚會。媽媽則在家做年夜包餃子的準備工作。我舅舅家和我家就前后院,來回很方便。那時我家沒有電視,我老舅家是一臺星海牌的12英寸的小電視,對我來講已經是很稀罕的東西了。我們所有人都圍著那臺電視機看那臺一直延續到今天的春晚。


李成學20240207-05.jpg


我記得那年的春晚辦的非常好,張明敏的一首《我的中國心》唱響大江南北.......好像就是從那年一直到現在,春晚成為了不可缺少的一道年夜大餐??斓?1點多的時候,我就趕緊跑回家,因為要吃年夜的守歲餃子。爸爸在院子里攏一堆火,說是接神到家,還要燒紙給逝去的家里長輩。在做完這些工作后,我們一家六口人會圍坐在一起吃餃子,媽媽會在包餃子的時候放一個硬幣在餃子里,誰吃到了就會在新的一年里運氣特別的好。那天晚上,我家所有的房間的燈都要亮著,寓意著新的一年都會亮亮堂堂。大年初一會醒的很早,在爸爸的帶領下去給親戚、鄰居拜年........

童年時候的過年其實就是一種期盼,現在想想,那種期盼其實不就是一種難得的幸福么?如今城市里的孩子很難有那種期盼了,因為什么都有了,平常的生活比過年還好,還有什么要期盼的呢?

歲月如歌,轉瞬40年過去了,如今的我早已為人父,兒子也21周歲了,經歷海外11年求學,今年將本科畢業,開啟研究生學習這個人生新階段,就如好多年前的我。在北美,他度過了11個春節,他不曾知道40年前他的爸爸是何等的期盼過年,那時過年是多么讓人留戀的一件大事。過年承載了我童年時特有的歡樂和幸福,寫這些東西的時候,我仿佛又回到了40年前的那個下午.......感覺口水要留出來了,媽媽做的小雞燉蘑菇,還有香香的紅燒帶魚.......仿佛真的感受到了那種久違的幸福感!


李成學20240207-06.jpg


【作者簡介】


李成學博士1.jpg


李成學博士,1973年出生于黑龍江。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外經系學士學位,南開大學經濟學院經濟學碩士學位,中國礦業大學(北京)工程管理博士學位,長江商學院25期總裁班學員。先后于山東省國際信托投資公司,中國中煤能源集團公司,邦弘(香港)礦業技術有限公司、德誠金融控股(香港)有限公司任職,瀚林智庫投融資專家。

李成學博士參與多起國內外資本市場IPO和并購重組項目,主要包括中煤能源香港H股上市項目,中國罕王礦業香港紅籌上市等項目,具有20年以上的資本市場運作經驗,為礦業能源領域知名投融資專家。

李成學博士在成就自身事業的同時,還是一名致力于孩子培養成長領域的教育專家,孩子學業和職業的人生規劃導師。在北美留學領域,對于如何將孩子送進常春藤名校,具有豐富的實戰經驗。


【版權聲明】

本文圖文版權歸原作者及本網。歡迎轉載。非商業轉載請注明本網出處。商業轉載請獲得本網(service@hanlinglobal.com)授權后合法使用。

昵稱:
內容:
提交評論
評論一下